刘文彩大地主简介(刘文彩的后裔)

“妈妈拉着我的手,往泥塑“收租院”里走。“收租院”里有个女孩子,也紧紧拉着她妈妈的手。她的年纪和我差不多,可她却长得那么瘦,穿着破烂衣服赤着脚,流干了眼泪哭哑了喉。”

相信短短的几句诗歌,已经勾起了一部分读者的童年回忆,这是出自上世纪70年代的一篇小学课文–《在泥塑“收租院”里》。

而这篇课文,也让刘文彩这个名字,传遍大江南北,无人不知这个四川省大邑县的恶霸地主-刘文彩。在特殊的时代里,他甚至成为一个鲜明的政治符号,是全民皆知的反面形象。

事实上,刘文彩的确是恶贯满盈,罪行罄竹难书。那么,在他死后,他的子女又有过着什么样的生活,有着怎样的结局呢?

刘文彩

刘文彩富甲一方,后人却因此遭难

实际上,刘文彩的后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过得十分艰难。让刘文彩万万没想到的是,因为他那上万亩的田产,非但没有让他的后人过上富足的生活,反而让他们陷进了退押金的风波中。

那我们先来看刘文彩那些田产和押金到底是怎么来的。

早年间,刘文彩靠着枪杆子和烟杆子起家,以六弟刘文辉为靠山,通过苛捐杂税和贩卖鸦片,慢慢成为了四川地区远近闻名的财主。后来,刘文辉失势,刘文彩则带着巨额的财富,从发家地-叙府回到故乡大邑县。

刘文辉

当时的四川战乱频繁,不仅农民生活困难,甚至连一部分中小地主都陷入了困境,被迫出卖田地。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,刘文彩却再一次找到了他的敛财之道

他通过较低的地价,收购了大量来自破产的中小地主和自耕农的田地,短短几年间,实现了庞大的土地兼并,成为了当地新兴的大地主。

刘文彩的田地到底有多少?根据1950年-1951年留下的历史档案《刘文彩业主自报出租田地押金登记表》来看:刘文彩在大邑县的田产约7564亩,在川西约有4876亩,合计约12440亩。

除此之外,他名下还有星罗棋布、不计其数的公馆(相当于别墅)、街房(临街的铺面)。就连繁华的成都春熙路,都曾有过刘文彩的几个铺面。但是,要数最出名的,还是那座庞大的老公馆-刘氏庄园。

凭借这数之不尽的田产、房产,刘文彩一家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。据1949年3月《大公报》刊登的《四川省富户名单》,刘文彩排在第33位,实在是富甲一方。

但是,在这背后,是无数农民的血与泪。首先,农民在租用地主土地的时候,要交付押金,一旦佃农欠租时,地主有权以押金抵租。第二,农民还要缴纳高额的租金,当时通货膨胀严重,地主大多喜欢收谷物,不收现金。

按照刘文彩儿子上报的材料,他们家每亩收租额大概在一石左右。而按照当时的粮食平均产量,这个租金,已经占了土地产量的60%以上,再扣除各项成本投入,农民几乎无以为继,只能在生存线上挣扎。

刘文彩名下的田产如此之多,那收下的押金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,再加上各种租金,完全足够他的太太和子女们的日常开销。就算比不上家里鼎盛的时期,也完全不愁吃穿用度。

1949年10月,刘文彩病逝,他留给子女的遗产,不是金山银山,而是苦难的开端。那笔庞大的押金,是日后减租退押工作里最重要的部分之一,也是刘家后人走向苦难的原因。让我们细细道来。

天价押金退还难,刘家后人命运坎坷

刘文彩一生育有七个子女,其中有四个儿子和三个女儿,皆是其二太太杨仲华所生。杨仲华自16岁嫁给刘文彩做填房以来,从18岁生下大女儿以后,基本上每两年生一个孩子,努力给刘家开枝散叶。

刘文彩分别用“龙华富贵”为儿子们取名,足以见得他对后辈们的殷切期望。可对于他的子女来说,有这样一个“名满天下”的父亲,人生之路注定坎坷。其中,故事最多的是刘元华和刘元富两兄弟,在减租退押的风波中,他们受到的冲击也是最多的。

(一)刘元华

刘元华是刘文彩的第二个儿子,也是最被寄予厚望的一个。他在黄埔军校毕业,一直跟随叔叔刘文辉当兵打仗,官至少校营长。1949年,刘文辉率部起义,国民二十四军被整体改编加入人民解放军,刘元华作为军官,被分配到军大学习。

直到有一天,老家退押减租办公室的人来找他,叫他回家处理退还农民租金问题。当时,刘文彩已经病故,财产也已经被清算。家境没落至此,要退还的押金,对于刘元华来说,简直是天文数字。

在这之前,刘家两个太太杨仲华和王玉清已经变卖了很多家产,但还是远远不够。回家后,刘元华找到了一张欠条,原是一位富商借了刘文彩的钱。尽管富商也艰难凑够了钱,还给刘元华,但依旧填补不上这个深坑。

后来,山穷水尽的刘元华只好去找刘文辉,只是刘文辉也忙着退押的事情,也是焦头烂额,只有等他们家也清退完押金,才谈得上帮帮刘元华一家。最后,还是刘文辉帮他们付清剩余的押金,刘元华终于可以松一口气。

可是,等到刘元华打算回部队时,军大已经解散了。就这样,刘元华从一名军官,变成了社会闲散人员。杨仲华、王玉清等一大家子人,挤在成都一个破旧又狭小的房间里生活,时常需要刘文辉的接济。

为了生活,刘元华跟着工程队去参加大三线建设,到大山里开山挖石铺铁路,当了一个没有编制的临时工,一去就是许多年。

多年以后,政策放宽,刘元华从西北山沟来到了北京。在医院的高干病房里,他见到了叔叔刘文辉。二人见面,没有过多的话语,一声“幺爸”喊出口,叔侄俩早已是泪流满面。

刘元华膝下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。大女儿叫刘小春,小女儿叫刘小敏,老三就是儿子刘小飞。刘小飞小时候还见到过爷爷刘文彩。那时候,刘文彩已经重病在身,脸色青灰青灰的,但看到小孙子,他还是很高兴,捏着刘小飞的脸,不停地说:好嫩哦。

但是,他突然嘟囔着:谁叫你来的,你到我家来,不就是想分我的财产嘛。他瘫坐在床上,又嘀咕:我现在要死了,我辛苦了一辈子,我得到了啥子了,叹了一口气又躺下了。

谁能想到,刘文彩的世界里,尽是算计和利益,就算这么小的一个孙子,都被他怀疑是不是过来争家产的。在他人生的最后岁月里,底色竟然是那么的灰暗。

(二)刘元富

刘元富是刘元华的弟弟,是刘文彩的第三个儿子。在一些历史资料里面,他有个外号:三聋子,因为他读中学的那年,成都流行脑膜炎,刘元富不幸染病,听觉神经受到损害,他们辗转求医也治不好,落下了一辈子的耳聋。

说到刘元富,其实最让人好奇的是:他到底有没有因为一个戏子,和父亲刘文彩争风吃醋,提枪对仗甚至走向决裂?这里的说法就各执一词了

1965年的时候,王玉清的交代材料里面说,刘元富“在家打牌,与女艺人映雪乱搞,或到成都他妈处耍。”但是,在2010年,刘元富接受访问的时候,说的是“王玉清喜欢映雪唱戏,又会打牌”,映雪是陪王玉清的,是和刘元富在一块儿的。

王玉清

其实,按照刘元富的说法,刘文彩不看重他,甚至对他有些冷淡,是因为他耳聋,才不受重视的。而罗映雪的事情,是以前的人别有用心,结合了另外一桩家庭琐事,编造出来的。

但是,早在上世纪60年代,罗映雪就因故去世了。到底这样一桩轰动一时的家庭丑闻的真相是什么?恐怕谁也说不清楚了。

也因为耳聋不便,刘元富留在老家的时间是最长的,当大邑县工作队清算刘文彩老家财产时,他是唯一一个目睹这场变故的刘家人。

当时,他被告知要搬离刘家庄园,到村边的破房子里居住。有一天,工作队来人,说要在庄园里给他分房子,问他要多少。这个富家少爷也没多想,直接说要五间,来人又赶忙问他,要的是哪五间房。

后来,有人在这些房子里挖地三尺。原来,他们以为刘元富在这里私藏了金银财宝。

最后,房子自是没分到,刘元富却分到了一亩半薄田。当其他家人都在成都的时候,他在老家种了几年地。但是,以前从没干过农活的他,哪里懂得侍弄庄稼。地里长满了杂草,眼看连饭都快吃不上了。

后来,家里的一个老佣人见他实在太可怜了,给了他一块钱,他才有路费到成都,和家里人团聚。到了成都之后,叔叔刘文辉安排刘元富去学会计,毕业后还给他找了份体面的工作。

不过,因为家庭出身的问题,刘元富最终被遣返,回到老家老老实实做起了农民。

根据王玉清的交代材料,刘元富在1958年与一个哑女结过婚,有过孩子,是两个女娃。但是,刘元富很少提起这段婚姻。而最终陪在他身边的是,善良敦厚的干女儿康德秀。

无论是刘元富外出,还是接受别人的采访,康德秀都跟在身旁,当起了刘元富的耳朵和拐杖。她在刘元富的掌心里写字,刘元富就知道对方的问题,然后慢慢回答

也许是因为耳聋,刘元富的世界里多了一点清静,在刘家七个兄弟姐妹里面,他是过得最平凡的一个,虽然不曾再大富大贵,但是比另外两个抽大烟的哥哥和姐姐都要过得好很多,起码平安度过了一生。

(三)刘婉兰和刘婉惠

刘文彩有三个女儿,其中二女儿刘婉兰和三女儿刘婉惠都曾在西华大学读书,日后都结婚生子,过着普通的生活。

而刘婉兰的婚事,多少有点时代的烙印。刘婉兰的丈夫,是当时四川军阀田颂尧的大儿子-田明迁。当时,田明迁在学校里,看上了刘婉兰,四处打听才知道,她是刘文彩家的二小姐。

田颂尧

田明迁回去告诉父亲,想娶刘婉兰为妻,田颂尧也欣然同意,并请了一个颇有身份的人到刘家提亲。但是,刘文彩一家并没有马上同意,因为对方家庭也是有来头的,他们得征求一个人的意见:刘文辉。

因为当年,军阀混战,刘文辉和田颂尧曾经发生过争夺战,而且刘文彩和刘文辉兄弟感情深厚,当然得看看刘文辉怎么说。刘文辉得知消息,就告诉他们:“这是好事啊!这样,田、刘两家才成了亲家。

正有了刘文辉的首肯,田明迁才能顺利娶了刘婉兰。他们的孩子叫田正宏,大学毕业后,就远赴澳洲工作生活。虽然远在他乡,田正宏还是和刘小飞保持着不错的关系。

(四)已经离世的儿女们

和其他兄妹相比,有个小弟走得很早,他曾经是这个家的一点希望,不过随着他的离世,这点亮光也淡下去了。

他就是弟弟刘元贵。1950年,他曾到西藏参军,成为了进藏部队的一员,因此拿了个参军证明回老家,让家里钉了个“光荣牌子”。可是,好景不长,据王玉清的回忆,这个小弟转业回来在铁路上被火车碾死了。

另外的两个,他们分别是大儿子刘元龙和大女儿刘忆云,他们有个共同的不良嗜好,都爱抽鸦片。

王玉清回忆道:刘忆云每天就是烧烟、弄吃、打牌、赶场,1938年的时候,害干病死去了。当时她只定了亲,还没出嫁,去世的时候,那个定亲的“丈夫”还在美国读大学,都没来吊孝。

大儿子刘元龙也不是个争气的人,王玉清还记得:“他一天就是烧吗啡、打牌。每天中午才起床,晚上多夜才睡,难得出房门口。”

到了1951年,刘家深陷退押风波,刘元龙也无力偿还这大笔的押金,被扣押起来了,在监狱里生了场重病,送回家不久就断气死了。

这两个子女的结局,不免让人唏嘘。当日,刘文彩的鸦片让无数家庭,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;现在,刘文彩又怎会料到,他的大女儿也死于鸦片,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,大儿子沉迷大烟,毫无出息。

昔日少爷重回故园,鲐背之年手足再聚首

新中国成立后,举国上下一片新气象。就连末代皇帝溥仪,也成为了新时代的公民。此时,他居住了半生的紫禁城,已经改名为故宫博物院,如今也只能老老实实和游客们一起买票,然后被滚滚人流推动着向前。

而刘氏庄园的门口,也上演着与此相似的一幕。

此时的刘氏庄园,已经改为博物馆。厚重的大门前,两位老人被工作人员拦下。因为进馆之前,他们没有出示门票。面对工作人员的阻拦,老人显得有些局促不安。

经过十分钟的沟通之后,工作人员才让他们两人进入。而这两个老人,就是这座豪宅曾经的主人刘元华和刘元富。

如今,刘元华,刘元富已经老去,重回刘家庄园,两人感慨万千。他们曾在这里长大,这里承载着他们许多的记忆。如今再回到这里,两人已是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。

两个老人在庄园里慢慢的走着,就像来游玩的普通游客。“这个家具不对,以前这个屋子里没有这个家具。”“这里没有佛堂,刘文彩是不拜佛的。”

老人一点点纠正,记忆在他们脑中一点点复苏。年少的豪奢,半生的坎坷,都化作一声声叹息。天将晚时,博物馆准备闭馆,他们相伴离开了刘氏庄园。紧闭的大门,彰显了一个时代的落幕。

时间来到了2017年的中秋节,旅美作家朱启,在他的博客上传了刘元富和刘婉兰的照片。

原来,同年的春天,这位作家曾到四川大邑县实地走访,就是为了了解刘文彩的故事。过程中,他就结识了康德秀。到了中秋节,刘婉兰来到了刘元富在安仁的家,看望他,康德秀拍了下来并发给朱启。

照片里,他们穿着朴素,93岁的刘元富更加驼背了,91岁的刘婉兰也满头银发,两个老人紧紧握住对方的双手。对于两个到了鲐背之年的老人,这次相见之后,又不知何日才能相聚了。

在时间的洪流里,每个人都是时代的浪花,兄弟姐妹七人的故事,也缓缓落幕。过往的风风雨雨,也化为一声声的叹息,飘散在空中。

荒唐闹剧,凌君如与王玉清的生子竞赛

其实,除了杨仲华生了七个孩子之外,刘文彩的三姨太凌君如和五姨太王玉清也在生子这个事情上,非常上心,甚至出过不少闹剧。

先说说凌君如吧。当时,她嫁入刘家之后,就想方设法要生孩子。一来是为了赶上杨仲华,巩固自己在家中的地位;二来是为了等刘文彩死后,能争取更多的遗产。但是,过了很久,她的肚子依旧没有动静。

凌君如

后来,凌君如的表妹梁慧灵嫁入刘家,凌君如就回到成都。不久之后,凌君如那边就传出“生下”了个一个男孩的喜讯,刘文彩高兴得不得了。可惜,好景不长,刘文彩接到线报,凌君如产子竟是个谎言。

原来,凌君如回到成都之后,身边少了刘文彩的监视,她就伪装怀孕,暗地里收买了一个男婴,串通医生作弊。尽管,到了后面,刘文彩已经知道了真相,但是,家丑不外扬,刘文彩没有戳穿这个谎言。

但是,一个假的孩子还不够,凌君如再次假装怀孕。一年以后,成都的刘公馆里面传出爆炸性新闻:凌君如一口气生下了3个男孩,直接追平了杨仲华。

但是,刘文彩再也不相信凌君如了,面对这荒诞的欺骗,刘文彩勒令凌君如回到安仁老家,免得凌君如再做出一些“惊天动地”的闹剧。

而这几个“假儿子”,在凌君如出走之后,被刘文彩陆续送了人,从此不知去向

五姨太王玉清嫁过去的时候,刘文彩已经50岁了。为了让自己尽快怀孕,王玉清到处求方问药,甚至还求了一方“种子灵丹”,不单单是生孩子,还包生男孩。

当时刘元富看过那份秘药的手写说明书,上面还煞有其事地写到:母鸡吃了以后,它下的蛋孵出来的都一定是公鸡。实在让人哭笑不得。

剧照

结语

岁月匆匆而过,转眼又是百年,地主阶级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。无论往日是多么趾高气昂的少爷小姐,也要自力更生,加入到劳动人民的队伍中。

在新时代里,我们作为年轻一代,更加要脚踏实地努力干。刘文彩的故事告诉我们,投机倒把得到的不义之财,总有一天可能要加倍奉还的。通过勤劳实干换来的幸福生活,才是长久之策。

参考资料:

《大邑安仁镇人物访谈实录一、二、三》

《大地主刘文彩》

《田地及租佃问题-民国时期川西农村经济个案研究》

《刘文彩庄园真正的经济来源,是鸦片和苛捐杂税》

新闻资讯

世界上最危险的海滩在哪里(全球最危险的沙滩)

2022-2-17 11:24:26

新闻资讯

亚马逊网上购物流程(国内如何在亚马逊上购物)

2022-2-17 11:24:28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