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
 

马丽女士在一年前拥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,这给她的生活带来一些变化。

变化首先发生在外貌上。她的体重一路飙升,一度达到190斤。因为工作无暇去做产后恢复,在生产一年多后,她的腹直肌依然分离,无法久坐。

作为一名演员,她开始承受更加严苛的凝视。有观众在看过她近一年的作品后评价:“她变了,不能再演这样的角色了。”这让马丽意识到自己的变化,“看看自己身上的这些肉,”她的眼睛有一瞬间垂下去:“还是觉得有一丝难过吧。”

和所有母亲一样,她需要面临选择——要不要离开孩子去工作?要不要带上孩子去工作?——在产后第一次出差10天后,她发现儿子不愿意被自己哄着睡觉了。

这一切让她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角色:“从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能学表演,到现在当妈妈了,上有老下有小,你肩上的责任非常大,然后你又承载着很多观众对你的期望。”
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
但总的来说,她是一个幸福的妈妈。她的家人健康、快乐,支持她的事业,愿意跟随她的工作“全家大迁徙”。接受采访时,她的孩子就在楼上,谈起他,她的话多而密,眼睛里闪着快乐的光。

喜剧

很少有人知道,马丽曾经对喜剧一无所知。

2001年至2004年,她在中央戏剧学院接受过四年表演训练,毕业后进入北大戏剧研究所,师从林兆华——这位中国戏剧圈的“大导”,从80年代开始突破中国式的现实主义戏剧,引发了80年代的实验戏剧风潮。那时候,马丽周围没有人谈论喜剧,大家学的是悲剧理论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,“比较正的戏剧”。

接触到喜剧是一个偶然。2005年,马丽加入开心麻花团队,开始了自己的舞台剧生涯。

舞台下的观众变了:“以前演戏的时候,下面是没有声音的,鸦雀无声,演喜剧的时候下面是哄堂大笑,全场有鼓掌的,有站起来的。”一开始,马丽没有学会“等”观众,常常在大家鼓掌的时候接着把台词说下去,观众也没听清她在说什么。后来,她学会了留气口,等观众笑够了、情绪舒缓了再继续演,“一个半小时的话剧,如果非常好笑的话,我们会演到两个小时。”

这种即时的、实实在在的反馈对一个演员来说是巨大的鼓励,在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30号的地质礼堂,马丽很快成为了开心麻花的明星演员,收获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批观众,她被称为“千场女王”。
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
1月9日开播的开心麻花团综《麻花特开心》

2010年,走向荧幕的机会来了。在湖南卫视的元宵喜乐会上,她和何炅合作小品《超幸福鞋垫》,饰演两个倾销鞋垫的人,效仿饱受诟病的春晚植入式广告,讽刺“笑果”十足。

“我是来自台北的Mary。”“说实话!”“我是来自东北的马丽。”让观众记住了马丽的名字和她标志性的“哈哈哈”笑声。

2015年,《夏洛特烦恼》成为了那个夏天最火爆的电影,马丽也碰到了自己的人生角色,马冬梅,更多的观众记住了她。

再谈起那段经历,马丽回忆,那个时候的声音都是:“唉呦,这个女演员怎么火了?她戏演得挺逗,但她不漂亮。”她坦言:“当时心里面还挺憋气的,觉得我怎么不漂亮了?我比谁差什么了?我缺什么少什么了?”

身高168cm,体重长期稳定在55公斤,在2011年首演至今的开心麻花舞台剧《乌龙山伯爵》里,她饰演美艳的“玛丽莲”,穿一身修身的吊带红裙,扎一个卷发马尾,看起来颀长而挺拔。
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
话剧《乌龙山伯爵》剧照

现在,马丽一头齐耳短发,碎花长裙盖住脚面。她坐在沙发上讲话,声音轻柔,看起来温和、淑女。

采访在综艺《麻花特开心》录制的间隙进行。这是一档由全体“开心麻花”演员出演的团体综艺,马丽是发起者之一。“之前我们演话剧、拍电影,很多人不方便去剧场和电影院,就看不到我们的作品,”她给“开心麻花”的董事长张晨提议,走下舞台,让观众在家里就能感受到快乐:“我说为什么我们这些人不做一个团综呢?”

录制综艺把这群认识快二十年的老朋友聚集到一起,已经是妈妈的马丽和他们待在一起,“每天笑得脸都疼”。喜剧是她的治愈力量:“ 我这几天在回想,又回归到了最开始的那个马丽,我本来以为生了孩子都变成淑女了,没有,一跟他们在一起就打回原形。”

成为母亲

在马丽的微博上,最近的两条长微博都是关于儿子的。她诉说自己对他的思念,工作时总是数着指头算还有几天能和他见面,要回家了就会兴奋得失眠——像每一个职场母亲。

被问及这次工作还有多久能见到儿子,马丽的眼睛亮了:“他在楼上玩儿呢,我现在就是时时刻刻都希望和他在一起,比他恋我还要严重。”

儿子刚出生时,马丽曾经和他分开过10天。那是她产后第一次工作,去武汉为医护人员演出话剧。10天后回到家,她像往常一样哄儿子睡觉,但儿子一直哭,不愿意让她抱,要找阿姨。“我那一刻真的很嫉妒,还有一些伤心、难过、失落,情绪非常复杂。”她只能尴尬地站在旁边,抱也不是,不抱也不是。“很尴尬,因为他不跟你,那次之后我说不行,一定不可以让他跟我分开时间太久。”
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
马丽在微博诉说对儿子的思念

在电影《东北虎》里,马丽曾经扮演过孕妇,但直到自己真正怀孕,“母亲”才成了一个具体的概念。

怀孕期间,她的体重一度达到190斤,那时候她安慰自己,反正肚子里还有一个人,等他生下来就瘦了。“等到生完发现,怎么还有这么多肉?人家才几斤,那我这180斤长在哪儿?”

2020年5月孩子出生,马丽形容自己“瞬间变成超人”。白天工作,晚上带孩子,孩子小,一晚上起无数次夜,不停地哭,她失眠、神经衰弱。过去,她总熬夜,除了拍戏就是聚餐,现在要跟着小朋友的节奏,“9点睡觉,6点起,还要睡午觉”。

她开始理解一些过去只出现在母亲和婆婆口中的概念,比如“漏尿”——这让生育后松弛的盆底肌有了实感:“有的时候可能打个喷嚏,你就漏尿了,有的时候可能受个惊吓,你也会漏尿。”
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
马丽在《我和我的家乡》里饰演孕妇

英国作家蕾切尔·卡斯克在《成为母亲》一书开头写到:研究母性的社会生物学家赫迪告诉我们,做母亲会碰上的一切,都和取舍与选择有关。

马丽很确定,自己不可以丢掉事业。

儿子三个月时,她接拍献礼片《我和我的家乡》。小朋友中途要喂奶、拉臭臭、换纸尿裤,一家人决定自己开车。从北京到辽宁本溪,开车13个小时,“那个孩子的脸就从一个特别可爱的脸,变成了就是开始过敏,然后都肿了。”让人很心疼。好在,马丽说孩子和自己一样皮实,洗个澡吃点东西就好了,“四海为家”。

哺乳期,她一直在工作,没有太在意自己的外形。直到看到自己出现在镜头里,有观众评论:“她老了,她不能再演这样的角色了”,“我才会发现唉呦,作为演员你好像是跟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
非典型女演员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马丽留下的荧幕形象都是相似的。她是那个朴素、善良、大大咧咧的女主,作为对比,一定会有一个美艳、精致、娇俏可人的女二号。

在电影《阳光劫匪》里,她饰演的大姐大“阳光”一身西装,寸头,总是在关键时刻对宋佳“英雄救美”,几乎承担起传统作品里的男主角色。
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
马丽在《阳光劫匪》里,饰演一个非典型女性角色

“美女是吗?我也能演。”对马丽来说,那些形象都是为角色服务,她喜欢“阳光”这个角色,觉得她骨子里的坚毅和自己相同,“你真的是让我去演柔弱娇羞我也可以,但是我觉得我不喜欢,我可能更喜欢这种特别一点的人物。”

在耿军导演的新作品《东北虎》里,马丽饰演一个怀孕期间丈夫出轨的女子,凛冽、坚毅,不再负责“笑果”。

这次拍摄发生在马丽怀孕前,她在之前就看过耿军导演的作品,认为他虽然不是科班出身,但是作品有温度,有真情实感,有一种独特的真实的力量。

电影在耿军的家乡鹤岗拍摄。“我第一次去到一个东北的城市,下午3点天就黑了。”天黑之后外景拍不了,剧组每天下午3点就收工,收工之后,大家喝酒、吃饭、聊天,度过绵长的冬夜。这样的团队氛围给马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从那时候起,她有了尝试了更多元角色的想法。

“大家一想到马丽,就是一个彪悍的角色,女汉子呀疯婆子呀,包括我哈哈哈的笑,但他们不知道那个是角色。你不需要跟他们争辩什么,你只需要接下来的这些年,你拿出你的作品就好了,是吧?”
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
电影《东北虎》剧照

这是马丽自己给“演员马丽”的新注脚,另外一些注脚来自观众,比如那个说她“变了”的评论。

“我现在还是胖得不行,因为肚子上的肉,坐在这里都特别难受,”马丽拉拉裙子,在沙发上动了几下:“五脏六腑感觉都还没有复位。”

节食减肥是可能的,马丽不是没有尝试过。

刚出道的时候,她曾经被要求穿进S码的衣服,“对方不会说是衣服的问题,不会说是S码的衣服小,他们会说这是品牌的样衣,人家都能穿上,你怎么穿不上呢?你必须要穿进去,要瘦。”马丽身高1米68,拥有一身大骨架,只能强迫自己不吃饭。“那个其实对我伤害挺大的。”

“我会非常快地瘦下来”,但是整个人会抑郁,情绪低落,烦躁,发脾气,“然后你的幸福指数直接降到0。”说到这里,她严肃起来:“我经历过那样的时刻,我就知道人不能那样活着,你的身心都要健康。”

马丽:当一个喜剧女演员成为母亲

作为一个喜剧女演员,马丽受到的审视似乎一点没少,但是成为母亲这件事带给她力量。

她习惯回溯自己的演员生涯:“从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学表演,到现在40岁了,当妈妈了,上有老下有小,你肩上的责任也非常大,然后你又承载着很多观众对你的期望,”

她很清楚,自己无法再演18岁的角色了,“你别说观众不干,我也不干,没人信。”

她知道,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,去探索生命新的可能性。“儿子就是我的充电器,在你特别累的时候你能见到他,然后抱抱他就觉得唉呀好了,充完电了就可以全力出发了。”

工作结束,马丽抬头看了一眼转暗的天色,露出笑容,她马上要回到儿子身边。

你印象里的女生宿舍是什么样子?

在北京念大学的张佳羽,花了三年时间拍下了她眼中的女生宿舍 —— 里头有五彩的床铺,凌乱的桌面,和一个个如豆芽般茁壮的女孩。

这里是属于女孩们的私密空间,每张床铺,都有独属于主人的小物件,也悄悄透露着她们的故事。

行业动态

为了过年时闪耀一下,年轻人太拼了

2022-1-18 13:46:15

行业动态

梦斯绮密私‬激活唤醒阴律道‬动

2022-1-19 17:10:42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搜索